学院概况  师资队伍  学科专业  学术科研  教学管理  交流合作  党建工作  团学工作  招生就业  实验教学中心  服务中心 
/images/logo.png
详细内容
当前位置: 站点首页>>传媒天地>>语言文化>>正文
文史阁|有趣的灵魂百年一遇——张岱
2020-04-21 19:33  

    初闻张岱,是初中学《湖心亭看雪》的时候。“雾凇沆砀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,湖心亭一点,与余舟一芥,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”首次读罢惊叹于他使用的这些精妙的量词:痕、点、芥、粒。多读几遍后更觉得这个人实在有趣,毕竟平常人谁会在连续三日的大雪后,想到独自前往湖心亭赏雪呢?

   后来偶然读到他自为墓志铭的一段:

   蜀人张岱,陶庵其号也。少为纨绔子弟,极爱繁华,好精舍,好美婢,好娈童,好鲜衣,好美食,好骏马,好华灯,好烟火,好梨园,好鼓吹,好古董,好花鸟,兼以茶淫橘虐,书蠹诗魔,劳碌半生,皆成梦幻。

   年至五十,国破家亡,避迹山居。所存者,破床碎几,折鼎病琴,与残书数帙,缺砚一方而已。布衣疏莨,常至断炊。回首二十年前,真如隔世。

    两段话,在我看来是极为刺眼的对比,令人唏嘘。但这人生的大起大落在他笔下却极为平淡,客观得仿佛不是在写自己,除了最后一句“真如隔世”,几乎看不出他的情绪。

    渐渐地,我对他的了解增多了,也更加喜欢这个人。理由正如我在开头所说:他实在是有趣。

    前半生是一个富家公子,纵情声色,但不流于庸俗。

    书香世家

    张岱家里三世藏书达三万多卷,他是家族里最爱读书的一个人,自童年起集书,四十年来也达到两万多卷。学识之丰富从《夜航船》一书中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 精于品茗

    拜访品茗大家闵汶水时,闵汶水请他品茶考验他,没想到他不仅能品出茶叶产地、制法,甚至能品出所用泉水和茶叶采制时节。

    文人雅趣

    文艺青年对读书场所向来讲究,而张岱把这种讲究放大到了极致,比如他的“梅花书屋”和“不二斋”。单听名字我以为梅花书屋就是前后种满梅花的书屋,但事实上还有牡丹、西府海棠、滇茶花、西番莲、宝襄花,而那梅花也不是一般的梅花,是西溪梅,因西溪梅骨古劲,而滇茶妩媚,相得益彰。再看不二斋,室内“图书四壁,充栋连床”,外围有“高梧三丈,翠樾千重”。春天四壁山兰环抱,兼有罕见芍药半亩;夏天建兰和茉莉香泽沁人;秋天移菊窗下,如沉秋水;冬天梧落梅开、暖日晒窗。读完之后我明白为何给它起名“不二斋”了,世上哪还有这样一个雅致的地方和这样极具情趣的人呢?

    我对他前半生恣意生活的了解主要来自他所作的《陶庵梦忆》一书,可它却成书于明亡,张岱不愿归顺于清,被迫流亡之际。此番沦落中,处境苍凉,书中提及少壮秋华,恍如隔世,故以梦忆二字概之,归隐山林,从此开始了截然不同的后半生。

    后半生是一个山间“野人”,穷困潦倒,性情不改。

    从荣华富贵乡一下跌入穷困潦倒之境,饥寒交迫,只因《石匮书》尚未完成才放下自尽的念头。这样一个有趣之人落到此般境地,令我一想起就唏嘘,甚而落泪。反观他本人,非但不哀怨、愤恨,反而有点“没心没肺”。饥肠辘辘之际还不忘调侃:“始知首阳二老,直头饿死,不食周粟,还是后人妆点语也。”穷极之时着手写文回忆自己年轻时的奢侈生活,看不出他的消极情绪,淡然得仿佛是在跟读者讲述自己的一个梦。读《陶庵梦忆》的时候,我常常会忘了他是在什么状态下写下的这些文字,也常常会想,如果我是他,我能不能这么坦然地接受这些变故?老实说,我做不到。不说别的,三世藏书一日尽失的时候我就会崩溃。而张岱,一个有趣的痴人,痴迷于文学,他不会唉声叹气、顾影自怜,不会留恋物质上的富贵,而是潜心撰文,继续做精神世界里的富家翁,精神上还是那个学富五车、风雅潇洒的真性情张岱。

    张岱曾言:“人无癖,不与可交,以其无深情也;人无疵,不可与交,以其无真气也。”

    后人对张岱有过各种评价,大多对其妒而爱之,爱的就是他的痴意、深情、真气。我也一样,在我心里,张岱其人,灵魂有趣,百年一遇。

 

关闭窗口


 
版权所有: 天津外国语大学  |  信息化建设办公室设计制作 | 国际传媒学院 提供内容
联系电话:022-63257305、022-63257306  邮箱:hanyuan@tjfsu.edu.cn